■早前上訴庭裁定《禁止蒙面規例》在非法集結及未經批准集結的情況下仍然生效。圖為過去的衝突示威中,不少激進示威者均蒙面掩飾身份。資料圖片

政府方指彌補執法權力缺陷 決心暴力犯法者權利不值得獲保障

香港特區終審法院昨日繼續審理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的終極上訴案。政府方陳詞指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有必要涵蓋所有合法與非法遊行集會,藉阻嚇作用以削減自稱「和理非」示威者對暴力分子的支援及濫用集會和遊行自由,彌補執法權力的缺陷,防止和平集會被暴力騎劫。政府方又批評反對派一方僅提及真正欲和平蒙面示威的人,猶如蒙面示威是基本權利,但基本法並無明文保障蒙面權利,集會表達自由亦有限制。法官將擇日頒下書面判詞。■香港文匯報記者 葛婷

代表政府方的資深大律師餘若海昨陳詞指,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0月公開發言:「近日出現的400多場示威與衝突,導致超過1,100人受傷,當中包括300名警務人員,而近日暴力事件漸趨激烈,令香港陷入混亂和恐慌,市民生活受影響。」已清晰指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引用俗稱《緊急法》的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的目的,是為了盡快令社會回復平靜,支持警隊執法及恢復正常秩序。

餘若海強調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有必要涵蓋所有合法與非法遊行集會,因為暴力分子往往由一些自稱「和理非」(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)的示威者支援,例如提供掩護、物資、接載和精神上的支持,令犯法的人不能被繩之以法,破壞法治,而這些人卻不提「和理非」不代表不支持暴力。上訴庭亦認同出現和平集會被暴力騎劫,以及同時有「和平」示威者逗留暴力現場提供支援和協助隱藏身份的情況。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正正起到「阻嚇」作用,防止和平集會被暴力騎劫及濫用集會和遊行自由的權利。

他續指,警方在面對大量蒙面者時,難以緝捕當中的犯罪分子,檢控人員和法官也難以辨認暴動者,《禁止蒙面規例》可彌補執法權力的缺陷。而去年有大量學生投身集會遊行,有的犯法被判刑,影響一生。《禁止蒙面規例》可在減少學生參與之餘,非激進示威者亦會意識到受到監察而注意環境,模仿暴力示威者的可能性亦會因而較低。而一旦《禁止蒙面規例》在任何集會及遊行均能生效時,和平示威者便不用害怕暴力示威者騎劫集會遊行,同時享有集會遊行自由,警方亦更易於拘捕任何暴力示威者,便能「兩全其美」。

對於衡量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有否過度限制權利的問題,餘若海指,決心暴力犯法的人,其權利不值得獲保障;而本身「和平」但向暴力分子提供支援的人,亦是濫用自由。此外法庭亦需考慮其他幾類人的權利,例如欲和平示威但擔憂暴力而卻步的人、希望用面罩作表達工具或純粹不想被認出的人,最後是全港其餘市民,因除了法治受損外,經濟亦遭暴力示威破壞,影響很多人。

防疫罩與防煙面罩截然不同

餘若海批評反對派一方僅提及真正欲和平蒙面示威的人,猶如蒙面示威是基本權利,但基本法並無明文保障戴上口罩的市民之集會及遊行自由,而集會表達自由亦有限制。他又指,假設疫情下有人獲準舉辦合法遊行,遊行者固然要戴口罩,但防疫口罩與防禦催淚煙的面罩兩者截然不同亦不應相提並論,疫情下仍無藉口戴這種面罩。

他認為,去年香港失去多元包容的態度,人們會因為意見不同或者被指與支持政府的餐廳有關係,就被攻擊,甚至現在仍可能如此;認為當人口説信奉自由價值,實質支持暴力,社會就已經不再自由。

他並引用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所言,指本港吹起「歪風」,籲法庭與政府攜手把香港回復到昔日和平表達意見的原貌。

法官擇日頒下書面判詞

案件由首席法官馬道立、常任法官李義、霍兆剛、張舉能,以及非常任法官賀輔明勳爵審理。政府方的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以及律政司司長,則由余若海資深大律師及孫靖乾資深大律師等人代表。至於反對派一方,郭榮鏗等24人由李誌喜資深大律師及陳文敏資深大律師等人代表,另一人梁國雄(長毛)則由潘熙資深大律師代表。

此宗終極上訴案前天開審,審期兩天。至昨日,政府方和反對派一方均已陳詞完畢。由於5名法官需時考慮,將擇日頒下書面判詞。